AZ、默克、诺华、辉瑞纷纷剥离产品线,发生了什么?_医药_资讯频道_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

AZ、默克、诺华、辉瑞纷纷剥离产品线,发生了什么?

医药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小五花

最近,关于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要跳槽、AZ正在寻找继任者的传闻甚嚣至上。而月初,阿斯利康刚刚宣布,已将旗下呼吸道感染药物Synagis(帕利珠单抗)在美国市场上的各项权利转让给瑞典公司Swedish Orphan Biovitrum AB(SOBI)。

其实通过出售自己不擅长、不赚钱的部门或产品以提高运营效率,这是制药巨头一贯的策略。

1

阿斯利康:应对专利悬崖

通过将帕利珠单抗出售,阿斯利康预计将获得10亿美元现金,以及股票和SOBI公司8%的股权(约合5亿美元)。而这次交易“总价值预计将达到23亿美元,这是阿斯利康在过去五年中出售资产获利最大的一次。”

阿斯利康上周报道,帕利珠单抗在美国第三季度药品销售额下降27%,至1.33亿美元。由艾伯维负责的美国境外药品销售额增长4%,达到2.81亿美元。面对不理想的市场表现,阿斯利康果断地“挥剑断袖”十分符合它大刀阔斧的性格。

自从Pascal上任之后,阿斯利康瘦身动作频频。就在上个月,阿斯利康刚刚以9.22亿美元将Nexium和Vimovo两款药物的某些权利出售给德国药企Grünenthal。随后,阿斯利康又与Covis Pharma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呼吸药物Alvesco、Omnaris和Zetonna的权利。此前,阿斯利康还曾与Recordati、Aspen、Ironwood和辉瑞签署了类似的资产转让协议,获利数十亿美元。

阿斯利康2017财年销售总额为201.52亿美元,相比2016年下降约12亿美元。因为专利悬崖的影响,2011~2017年的6年间,公司总销售额下降了130多亿美元,短期内扭转乾坤的难度巨大。而以2017年全球销售额达到28.03亿美元、公司的主要产品之一Symbicort(福莫特罗)为首的一批专利药,也面临着专利到期的问题。为了应对专利断崖的危机,阿斯利康对产品线的优化改革不断在进行。

Pascal曾经称赞过诺华与GSK之间的业务交换,“制药巨头间剥离相对较弱的业务、加强优势产品线有利于公司的发展”。他也曾公开表示,希望通过削减成本和提高现金流来提高公司的盈利空间,主要是通过出售旧药的方式,以便能够将更多的精力和资源专注于更有利可图的药品研发机会上。而从最新的数据来看,似乎这一策略已经开始起效。

根据阿斯利康第三季度财报的数据显示,全球实现9%的同比销售增长。受到旗下关键产品的推动,其中包括肺癌药物泰瑞莎,该产品在第三季度的销售额超过5.06亿美元。肺癌药物Imfinzi和糖尿病治疗药物百泌达也表现良好,分别带来了1.87亿美元和1.52亿美元的销售额。

2

默克:回归制药

作为最老牌的制药公司,近几年来回归核心业务,不再一味地追求多元化,专注于主营业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2017年,默克就曾经发出消息称,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考虑将全部或部分出售旗下消费者健康业务。医药健康、生命科学、高性能材料是默克的三大业务版块,医药健康是销售数据占比最大的版块,包括处方药业务和消费者健康业务。消费者健康部门拥有约3800名员工,包括Neurobion,Bion,Seven Seas,Nasivin等知名品牌产品,涵盖母婴叶酸、维生素等多类品种。

根据财报,2016年消费者健康业务为默克创造了8.6亿欧元(约10.2亿美元)的销售额,仅占默克集团业务的5.7%。有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消费者医疗健康产品市场零售额预估为2332亿美元。默克在消费者医疗健康业务上排行第32位,在这个非常分散的市场中占据了0.4%的份额。这样的业绩对于默克来说,消费者健康业务变成了“鸡肋”般的存在。

终于在4月份,宝洁公司同意以42亿美元收购德国默克公司的消费者健康单元,宝洁将获得维生素品牌Seven Seas以及更大的拉丁美洲和亚洲市场。随着交易的进行,将有3300名默克员工转到宝洁旗下。而这样的交易价格是默克该部门去年营业利润的 19 倍,估值处在行业高价位区间。

有分析师分析,这次交易将有助于默克专注于医药领域和翻新其管线。

这笔资金将使默克公司能够更快地减少债务,使其包括化学品、制药和实验室设备在内的业务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尽管该公司排除了今年价值超过5亿欧元的收购计划。默克公司表示,其消费者健康业务的出售并没有改变其保持既定处方药净销售额的目标,像是抗癌药Erbitux以及多发性硬化治疗药Rebif都会在2022年前稳定供应。

3

诺华:强化优势业务

今年诺华最大的动作,除了裁员应该就是不断的剥离业务了。与许多要放弃非营利、亏损业务相不同的是,诺华还砍掉了自己市场还不错的抗生素市场。

今年7月份,诺华宣布将终止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在加利福尼亚州埃默里维尔的早期研发,并裁员约140人。尽管该领域拥有良好的科研基础,但诺华表示," 已决定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有能力开发出对患者产生积极影响的创新医学的其他领域,这也是优先考虑并合理分配诺华现有的资源。相信对这些类型的药物的临床需求是明确的,并且最大化该领域在未来将明确地帮助患者改善状况。诺华也将继续积极与参与并专注于在抗生素领域开发药物的公司展开合作,进行外部许可讨论。"

今年3月份,诺华公司宣布,它已与葛兰素史克(GSK)达成协议,将其36.5%的消费者保健合资企业(JV)股份以13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GSK。而去年,这一消费者保健业务的销售收入为78亿英镑(合111亿美元)。此次出售将使诺华公司进一步专注于其核心业务的发展和增长。而根据此前彭博社的报道,诺华R&D负责人Jay Bradner曾对外透露,在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管线资产评估之后,诺华已经将其在研新药项目从430个缩减到340个。而被放弃的这90个新药项目在临床治疗上的表现让诺华失去了信心,将被搁置或者转让。

6月份,诺华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分拆旗下所有爱尔康眼部护理设备业务的计划,并启动50亿美元股票回购。2008年到2011年,诺华陆续耗费520亿美元从雀巢旗下收购了眼科产品子公司爱尔康,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眼科保健产品制造商。不过,近几年来,其业绩表现略显低迷。自2014年三季度以来,爱尔康的业绩曾多个季度下滑。虽然诺华的2017年财报显示,爱尔康已经恢复增长,销售增长为4%,但诺华已经下定决心将其作为“非核心业务”剥离。

目前诺华正在实施其新的公司战略:剥离非核心业务,巩固处方药领域的领先地位。在今年发布的一季报上,诺华也表示要成为更专注的医药公司。诺华在创新药领域下得一手好棋。在过去的近二十年中,诺华一直以创新药、并购闻名于世,并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而从诺华近期的拆分、剥离表现看来,无疑是为了更专注医药创新领域,而剥离非核心资产。被诺华剥离的业务主要是增长放缓且市场发展前景较弱,剥离拖累盈利的公司有助于推高利润从而保持股价。

4

辉瑞:向处方药和疫苗聚拢

在今年跨国药企剥离的业务部门中,“消费者保健业务”已然成为重灾区。而辉瑞也不例外,作为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在7月份宣布将重组成三项业务部门:创新药品、成熟药品以及健康药品(非处方药)。

重组之后,原创新医疗部门管辖的消费保健品将独立成新的健康药品部门,原来属于成熟药品部门的生物类似药、肿瘤、炎症及免疫业务并入创新药品部门。成熟药品业务则将包括辉瑞大部分专利到期固体口服药物品牌,如乐瑞卡、立普妥、络活喜、万艾可等,以及某些仿制药。

晏瑞德在卸任之前对于重组事件曾表示,这是一次“自然演变”,将有助于每个部门实现更好的增长。辉瑞一款用于治疗糖尿病性神经疼痛和脊髓损伤神经疼痛的药物乐瑞卡,其美国市场专利权将在今年年底到期。

根据辉瑞 2017 年年报,创新药品业务(包括健康药物)收入占比接近 60%、约 314 亿美元。其中销售收入最高的三款处方药/疫苗分别是 PREVNAR 13 (肺炎球菌13价结合疫苗) 56 亿美元、乐瑞卡50.65 亿美元和治疗乳腺癌的 Ibrance 31.26 亿美元。

对于辉瑞重组的目的,华尔街目前普遍看法是它为了加速剥离消费保健业务,并且将研发和营销开支聚拢在其核心业务,即处方药和疫苗上,以期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率。直接的原因或许是彭博社曾在去年 10 月报道称,辉瑞宣布,公司正在考虑剥离包括善存、钙尔奇、惠菲宁(美敏伪麻溶液)等“自带高光”产品的健康药物业务。或分拆、出售,或是其他交易形式,将这项业务从辉瑞全部或部分剥离。

有传言说,辉瑞少于990亿不卖。包括葛兰素史克、强生、赛诺菲等在内的全球知名跨国制药公司都是潜在买家。该部门潜在出售估值在今年 3 月一度涨至 200 亿美元。

在剥离业务方面,辉瑞一向“精打细算”,过去的几次业务部门剥离都曾经给辉瑞带来了“甜头”。比如 2013 年它将动物保健业务转让给其他股东,后者股价至今增长了两倍多。而婴儿营养品业务以785亿的价格出售给雀巢。

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小五花

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