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引发的争议

昨日下午(12月25日),微信公众号丁香园、丁香医生、偶尔治愈共同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该文迅速刷屏,瞬间引爆社会舆论。

在服用权健保健品后,病情不断恶化

该文章曝出内蒙古女童周洋在四岁时被诊断身患恶性生殖细胞瘤,在北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并先后进行了4次手术23次化疗,在丁香园的文章中转述了周洋的主治医生对于治疗的描述:过程很痛苦,治疗不算顺利(不过在周洋出院时,其肿瘤标志物已经恢复到了基本正常的水平)。其后,一位权健的联络人找到周洋的父亲周二力,对方告诉周二力,他们花了八千万买回来一个中药秘方可以治好周洋的病,由于不忍心女儿再接受化疗的痛苦,周二力中断了周洋在北京儿童医院的治疗,前后花了约两万元选择了权健的保健品,但是在周洋服用权健的保健品后,病情没有任何起色,相反肿瘤标志物数值却持续上升,病情不断恶化,2015年12月,周洋在痛苦中去世,今年刚好是周洋去世三周年,周二力愤然诉诸媒体。

同时,丁香园的上述报道中,还起底了权健的天价鞋垫、负离子卫生巾和火疗等三款产品,以及其商业版图的形成。

在丁香园昨天报道的下方评论中,也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呼应,有的网友表示自己的亲人曾经或者现在均遭受了权健的洗脑,并成为权健的代理,给家庭和家人带来了不好影响。


权健凌晨发声明称是“诽谤”,丁香医生回应“对每一个字负责”

今日凌晨(12月26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其官方微信号、官方微博和公司官网发布“严正声明”,指责“丁香医生”“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误解”;声明还要求“丁香医生”撤稿、道歉,权健称还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随后,丁香医生官微对此声明作出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也同样是在今日,丁香园公众号还发布了昨日《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中两位撰稿人的手记,手记称,撰稿人在写这篇稿子的过程中,非常注意保留和固定各种证据,有些证据担心会消失,所以在发稿之前,甚至在公证处做了公证。

以下是来自丁香园的作者手记:

我们最初做这个选题其实是因为有大量的读者在后台留言问起权健的产品和火疗。

丁香医生是一个科普平台,所以医生朋友很多。正巧有跟一位急诊科医生朋友来咨询专业的医学意见的时候,他说接急诊的时候,接诊过火疗烧伤的事故,给我们看了一些烧伤的照片。他还提到他自己家人在做权健,怎么都劝不了。

我们就对这个题目有了最初的兴趣。在前期资料搜集的时候,此前,央视、新京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都报道过这个公司。

后来我们去把这个公司的官网研究了一遍,大事记里提到了一些重要的起家产品,比如骨正基、负离子磁卫生巾、火疗等,在翻阅其他资料时发现了这些产品有一些不符合常识的地方。

于是,我们一一向有丰富经验的医生求证过,刨根问到底,一来是为读者提供一个科学性的参考,二来能帮助我们认识这家公司。

期间,我们还去了天津的一场经销商招商大会。两天一夜的经历,对我们来说实在挺难忘的。那些澎湃的音乐声和话语现在都还时常能响彻在脑海中,我们就着馒头和咸菜,听了两天周收入 5 万,喜提奔驰宝马。

慢慢深入下去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案子,有火疗事故的,有经销商传销案,还有一个「权健八卦仪」(又名「八卦健康仪」)引发的生命权官司。

我们都是以司法判决书、律师和当事人的说法交叉印证。

被烧伤的山东的许女士的律师就跟我们说,这是她职业生涯里做过的最糟心的案子之一,她的当事人两年来花了 10 多万治疗双腿的烧伤,经销商跑路,自己还因为韧带烧伤至今难以蹲下。

最让痛惜的,当然是周洋。

我们对周洋故事的判断,并不会只采用单方的说法,是基于多方印证,包括周洋家人,周洋医生,司法判决书,还有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传记。

我们也找了周洋在北京、在内蒙的医生,他们都还清楚地记得这个小女孩被病痛折磨的样子。

周洋本身患有癌症,没有人能假设她不中断治疗会不会痊愈,我们问过周洋在北京的主治医生,医生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但她也告诉我们,和周洋同时期治疗的孩子,「有好的,也有复发的,但大部分都是好的」 。  

在内蒙见到周洋父亲周二力的时候,正好是周洋的忌日,每一年的这天他都会从别的地方赶回来,记念自己的女儿周洋。

自从周洋去世之后,周二力一家就离开了原来居住的赤峰市,在一个乡里开始了新生活,房子是村支书借给他们一家人的,他们原来的房子为了给周洋治病已经卖了。

周二力 70 岁的母亲缩在小房间里,说:「我一辈子都过不去,我除了睡觉不想,其它时候无论我干活还是干什么我都想着她」。

大风呼啸,周二力的妈妈哪里都去不了,窗外就是内蒙古宽阔的土地,但是她好像就被困在这里了。

在另一个房间,紧锁的房门里面,是周二力摆得整齐的周洋的照片,周洋喜欢的玩具,一束鲜艳的塑料花和一碗新鲜的饺子。

一家人的生活在这件事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二力在外打工,他说工作上的劳累不算什么,更多是心理上的难过。

每一次翻看周洋的照片,他几乎都会忍不住流泪,他保留了周洋所有的照片、病历和权健相关的资料,放在几个大箱子里,他自责又无助。

他说,「讨回公道」就是他活下去的动力,虽然他觉得自己犯下了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错。

周洋的父亲跟我们说,他想「再去起诉权健一次」。

今年 5 月我们刚好也联系了王凤雅的家庭,王凤雅的故事告诉我我们不能要求她的父母在困境中表现完美,要理解他们在社会结构下的局限,但是周洋的家人却告诉我,一个人虽然可能无法突破这些局限,但是也同样可以充满勇气地活着。

刘晔律师评论说,深圳火疗案的判决可能会是一个范例,「一个走向正义的起点」,我们不知道这次是否能成为什么起点,但希望不是终点。

我们在做这个稿子的过程中,我们非常注意保留和固定各种证据,有些证据我们担心会消失,所以在发稿之前,甚至在公证处做了公证。

最后说一句,我们对《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中的每一个字负责。

来自澎湃新闻对当事人的最新采访报道,权健曾开出巨额封口费

另根据澎湃新闻昨日晚间联系周洋父亲周二力的整理报道,在周洋去世后,周二力曾将权健公司告上法庭,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虚假宣传周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权健公司官方,因此判决周二力败诉。(该败诉一事在昨日的丁香园报道中也有提及

周二力表示,他打算振作起来,重新诉诸法律,希望权健公司骗人的行迹能得以曝光,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权健欺骗,不会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以下是来澎湃新闻记者昨日晚间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系周二力的采访自述内容:

大概是在2012年10月,我女儿周洋的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经过了四次手术还未见好转。女儿的病走投无路,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联系了央视的星光大道节目寻求帮助,上节目不是图捐款,就是想找到治病的方法。

节目播出后,一个自称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经理的人找到了我,说他们公司有治疗的方法。没多久,他把我带到了公司老板束昱辉的办公室,给我介绍说,他们八千万买回来一个中药秘方可以治好我女儿的病。

那时权健肿瘤医院还没有建起来,我第一次去权健公司的时候,看着那个地方那么豪华,却不太像一家Manbetx.com机构。我没有什么文化,所以也没有察觉到更多不对劲的地方,而且我想这么大的公司不至于做害人的事情。

在束昱辉的办公室,他们告诉我这病完全可以治愈,几个月就能痊愈,就是这句话彻底打动了我,听到这个我就想不了别的事,只要能治好我就愿意去试。压根没有想到去怀疑他们。你能理解吗,作为一个父亲,孩子是那样的情况,看到女儿背后一个大窟窿,孩子那么小每次化疗都痛不欲生,当时确实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2012年12月起,我开始接受权健公司和束昱辉给女儿的治疗方案。每次都是一位李姓的主任把我带到办公室,然后他去取药。给我女儿的药是一种150ml一袋的棕褐色液体,和平常见的熬好的中药没什么两样。一天两袋,一个月的花费是4000元,这个花费和在医院放疗化疗相比确实少了很多,而且我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女儿那么小遭受化疗的痛苦。

虽然是权健公司主动找到我提出要给女儿治病,但我也没想让他们给我免费,他们也没有说要给我免费。公司的一个负责人给我介绍了那个秘方之后,要求我支付一点药的成本费用,我认为这也是应该的。

我前后在权健拿药花了2万块左右,没有拿到过任何凭证。取药都没有收据,任何人过去拿药都不会给收据,我们在办公室交费开票,药剂室拿票取药,都是这样。

他们开的药包装上没有任何的说明介绍、认证准字,拿给我的时候都是已经熬好的汤剂,我曾经问过处方,对方说这是商业机密,保密,所以我至今不知道周洋喝的药里有什么。

当时周洋同病房也有几个孩子尝试了权健的药和治疗方案,有的孩子因为中药苦受不了那个味儿,中途放弃了,有的在接受权健治疗的同时还在接受西医的治疗,只有我们完全停止了医院的治疗,只吃权健的药……(说到这里周二力语速慢了下来,许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2013年中,女儿服用权健的药几个月了,不但没有效果,肿瘤标志物数值却持续上升。我们出院的时候,她的肿瘤标志物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我就问权健公司的人怎么回事,公司回复我:时间还没到,继续吃。又过了一阵,周洋病情又继续恶化,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让我再去找束总,说他还有别的治疗方案。

谁想到到了2013年11月左右,我突然接到了很多电话和QQ上的咨询,都是来问我权健的药是怎么治好我女儿的病的。我很意外,当时女儿的病已经有恶化的迹象,是谁在说治好了。后来我上网一看,才发现到处都是我女儿的照片和文字资料,称接受权健治疗后获得痊愈。包括权健公司发放给各地经销商的内部资料里也有,我都保存了这些资料。

那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太多了,让我不堪其扰,已经影响到我给女儿治病。我找权健公司的人理论,要求他们删除虚假的宣传,都遭到了拒绝。实在没办法我就想到了找媒体求助。当时我联系了大河网的记者,向他说明了我们家的遭遇。一些媒体也做了报道。

没多久,权健公司北京大区的经理就打来电话想要和我私了:“给你多少钱你才能不往外说?50万?100万?1000万?” 意思只要我开口,他们多少钱都能给。这笔钱在我看来是吓人的数字。但是我不想要钱,我只想要求他们删除,他们不睬,反而和我说:“你把手机号和QQ号换了,这事就过去了。”

关于打广告的事,权健公司一开始和我说,如果治好了你女儿的病,你要多给我们宣传宣传。我说没问题,只要能治好,我肯定去给你们广而告之,哪怕我当着13亿人民面前跪下来给你们磕头感谢。但是压根没治好,而且更严重了,你怎么能到处说是你们公司治好了呢?

又过了一阵,我就再也联系不上权健公司的人,他们就像失联了一样,再也不理会我的诉求。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想到了打官司。那个时候周洋还在世,病情复发恶化,我想让他们停止虚假宣传,就以侵害肖像权、隐私权的名义进行了起诉。

谁知道最终败诉了。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判我们输了。原因是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的虚假宣传周洋出自权健公司。对于这起官司会输,我完全没有预料到。

判决书里采用的很多说法都违背了事实,是权健公司编造出来的。比如说我们免费接受了他们的治疗,说我向他们索要钱财,还有说周洋病情恶化的原因是接受大量媒体采访和饮食不当……这些都太离奇了。

判决下来后,周洋的病情到了最严重的阶段,作为一个父亲我当时已经顾不上继续用法律手段再去争取什么。我只想陪在女儿的身边。2015年12月12日,我失去了我的女儿。我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让我再也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丧子之痛再加上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这三年我过得浑浑噩噩。尽管没有再次诉诸法律和需求监管部门的帮助,但三年里我一直关注着权健这家公司,我注意到后来央视也曝光了权健的恶行,但这家公司居然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

今年12月12日,是周洋三周年纪念日,我想着应该要再做些什么了。我打算重新起诉,但以什么名义还没想好。我图什么,我什么也不图,我只要权健别再害人了。我的女儿已经不在了,我就希望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权健欺骗,不会有其他人因此失去生命。

对于周二力准备的第二次上诉,澎湃新闻报道称,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周筱赟分析,民事诉讼中人身损害赔偿的追诉期只有两年,鉴于周洋已经去世三年,此时发起此类诉讼存在困难。他建议,周二力可以搜集证据,向工商部门举报权健集团虚假宣传,向卫生部门举报非法行医。可以尝试刑事自诉,但难度较大。

周筱赟也指出,此类案件存在较大的举证难度,因为很难证明服用权健产品和周洋死亡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权健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

根据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小编的百度查询,权健全名为“权健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权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地址位于天津市武清开发区福源道18号531-56(集中办公区),法定代表人为束昱辉,根据工商信息,权健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008亿元,由束昱辉持股51.1%,儿子束长京持股48.9%。经营范围以自有资金对保健食品业、化妆品业、保健用品业、食品饮料业、卫生用品业、Manbetx.com服务业进行投资;化妆品、鞋垫、卫生巾、卫生护垫等产品的研发及销售等。

权健的官网介绍也称,权健集团立足于健康产业,横跨Manbetx.com、中草药、保健品等多个大健康Manbetx手机网页版。在百度百科中搜索,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的身份是:权健集团董事长、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自然医学领军人物”“中国杰出创新人物”、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权健的官网介绍中,束昱辉的另一身份是“古老秘方传人”,有通稿称:“束董共收集对症于各类疑难杂症的中医药秘方已逾600副,全线产品均在此基础上创新研发而成,权健已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的民间秘方挖掘、整理、转化推广基地。”

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来自权健官网截图)

根据丁香园的报道,权健到底有多大,其实是一个谜。

在天津,有一条道路以“权健”二字命名。

在中超赛场上,有一支以“权健”命名的足球队。

权健集团的一个宣传片称,有数千万人在使用权健公司的产品。还有遍布在全国各地,大街小巷的权健加盟火疗店,根据新京报获取的一份权健内部资料显示,权健集团旗下现有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权健的据点从北上广深和省会城市,一路铺到全国多个县市。

从2004年开始起家的权健集团,在短短14年的时间内,迅速成长为一个横跨保健品、Manbetx.com、化妆品、金融、体育、房地产多个Manbetx手机网页版的商业帝国,但保健食品是权健集团的主营业务,并且拿到了直销牌照,且在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的掩护下,在中国构建起一个年销售额接近200亿的保健帝国。(根据澎湃新闻查询原食药监总局的保健食品数据库发现,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共有13种,涉及缓解体力疲劳、增强免疫力等常见保健功效。其中,9种均系2014年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给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据权健集团官网显示,其下属子公司已经超过20家,其中,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就曾经多次因为违反广告法进行虚假宣传而被罚款。另外,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至少还有10起与权健公司火疗事故相关的判决。

另外,百度贴吧上还有一个“反权健吧”,在这个贴吧中,不少曾经权健的经销商在吧中表示,权健的经销商会员体系,实质上就是金字塔式的传销团队行为,有网友还专门贴出了权健传销组织的洗脑常用招数。

不过,即使有那么多人深谙权健的销售体系内幕,但是这依然未能阻止更多人的加入权健,成为其代理商和经销商,助推其商业帝国实现了一份份亮眼的营收成绩:

根据直销Manbetx手机网页版杂志《知识经济·中国直销》的估算,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2013到2017年分别是:50亿元、135亿元、190亿元、192亿元、176亿元。

不过,受此次报道事件影响,束昱辉参股的上市公司金财互联今日股票开盘即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6%,面对公司股价受到的影响,金财互联方面表示会持续关注这个事情,并称束昱辉只是上市公司股东,既不参与经营,也不参与管理。

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链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Manbetx手机网页版_Manbetx.com【提供一站式服务】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